家用人造卫星

无需否认,百花与荆棘一并繁茂的世界里,快乐如同痛苦一样真实

记忆的挽歌

  有人说记忆是时间灼在心头的烙印,我很难将龇牙咧嘴冒着焦肉味青烟的画面与记忆联系在一起。我的记忆是美好却伤感的。如果非要有比喻的话,记忆是已逝的时间留下的文采飞扬的遗书,让人在每每不经意间翻阅缅怀。
         千禧年的冬天,我晚候鸟几个月踏上了南迁的旅途,当时我尚不知晓目的地在何处,只是在下了火车时已然一身秋装。季节也仿佛回溯到了秋叶正红之时。侯鸟早已用羽毛标记了回程,我却沐浴着秋风毫不知情地与送我上路的雪花告别了——这是个看不到雪的城市。这一刻时间在他弥留之际悄悄地在我的短裤口袋里留下了一张便笺,上面罗列了我在火车上遗失的一切。
南方潮湿的暖风无视着水蒸发的三大条件,将我与朋友惜别的泪一扫而去。与此同时,我与这个小城市交了朋友。靠近鲜香的麦田的半截赋闲的公路上跑着我的单车和学单车的我。在路的尽头突兀地连接上了那片我经常踮着脚穿越的稻田,不过日渐西斜之时,我会选择中途转弯并冲向铺满斑驳阳光的林荫小路去寻找在空地踢球的伙伴。他们会带我去有如此时此刻坐在家里喝下午茶的退休老人般空闲的小火车站去,走在被芦苇丛簇拥着懒散地躺在地上享受清闲的铁轨上,小心翼翼的在冗长的轨道上愉快的寻找着平衡。我当时不曾了解这欢乐的每一步声响是否会经由铁轨传播到千里之外那个我悲伤着离开的起点,或者在半路就被满载着我一样羁旅中的异客的火车轰鸣的淹没,又或者思念的远追不上声波。望着被夕阳爱抚的小站我踟蹰了视线的角度,错开目不能及的远方。这些都是对于现在的我而言的。当时那个站在铁轨上的那个我笑了,笑容饱含隐喻。也许快乐是找不到公证人的。
年间收获的记忆夹杂着惊喜和失望。超便宜且舒适的住宅小区成了我住过的最漂亮的家,而爸爸幻想的小桥流水变成了小区对面公园里的微缩景观。思想先进的教育使我受益至今,因为饮食差异而干瘦的我也有掘地难寻的真挚好友递过来的特色烧饼。记得有一次我将已骑得烂熟的车子停在马路旁,抬眼望向一大片鳞次栉比的晚霞直到天黑。这是我脑海中一直位列榜首的美景,但我一直坚信由于纬度的差异这样的景色今天已不再可寻。可是千真万确地,在前天我在天空的一隅找到类似怀念般的感觉。我不禁在想,当初是否也是因为同样的感受我才流连忘归。大概在已经沉淀出靛蓝的天空的另一侧,回想着时间微弱的残喘……
终于在爸爸征求我意见的时候,我还是坚定地同意回到北方来,无论这几年的快乐是怎样的真实或者扑朔迷离,都没有让我片刻犹豫。我在颤抖的火车里困惑着:这条拥有绝对发言权的思绪究竟是什么?
又是一个秋天,只不过天空阴霾空气干冷。我踏上了黑土地。我将小心翼翼封存起来的记忆放在了已无法目测的远方。候鸟振翅欲飞,我失神地对他们说:替我问好,向那段已逝的记忆。

© 家用人造卫星 | Powered by LOFTER